人物 他俩徒步7500多公里捡垃圾,不乱扔垃圾这点小事这么难吗?



 

 

  

同样是用双脚丈量大地,

这两个年轻的帅小伙,

像抬轿般一前一后

抬着一个破烂不堪的床垫,

走过山路,穿越原始森林,

还不忘拍张照发上ins。

他们这是要扎营吗?

这床垫也太脏了吧!

床垫还不算啥,

他俩看到一个淘气的塑料袋

滑落到陡坡边沿的草丛里,

不顾下面的万丈深渊,

小心翼翼的手拉着手,将它给勾上来:

“哥们,抓紧了呀,

不然我们都会掉下去,

为捡垃圾光荣牺牲的。”

三四十度的高温,

周围少有新鲜的水源,

他俩渴得都快晕过去了,

却仍要背着40多斤的垃圾和装备

持续地负重前行

“你只能面对它,否则你会渴死在那里。”

长年累月的跋山涉水风餐露宿,

口干舌燥、忍饥挨饿是常事,

食物储备点之间又往往相隔很远,

背着重重的垃圾前行,消耗的能量巨大,

他俩只能靠顽强的意志支撑着

直至到达营地,

才能吃点坚果牛油、能量棒和营养粉来果腹。

这俩帅小伙为什么要跑到荒山野岭

来捡垃圾,把自己折腾得都快虚脱了?

两个美国小子,

一个叫奥姆,一个是保罗,

都是户外运动的发烧友,

奥姆还当过苏必利尔湖的皮艇向导。

那个扛着的床垫,

就是他们在荒野里捡来的。

一路徒步过来,

他们都会捡起地上的各种垃圾,

啤酒瓶、烟头、玩具……

带着它们一起走,

直至遇到正规的垃圾回收站,

才放心地将其放下。

然而这人烟稀少的路上,

垃圾回收站自然也屈指可数,

因而每找到一处,

他们就像发现了藏宝洞一样兴奋。

很多垃圾不会乖乖的躺在路中间,

等着他俩过来捡,

它们可能挂在某棵树上,

可能调皮地躲在悬崖峭壁里,

他们就冒险将它们弄下来带走。

作为户外运动达人,

常年在野外长途跋涉,

大自然就是他们的家。

他们在野外呆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长,

对自然环境中的一草一木,

也就有着更为深厚的感情。

奥姆说:“这些年自然环境不断被城市所侵蚀,

导致人们逃避到大自然,

可来的人走之后却留下了这些垃圾。”

看着自己的“家”这么被人糟蹋,

他们看不下去了!

就像保罗说的:

“拿睡觉这件事来说吧,

我们睡在野外比睡在室内都要多,

所以就想把自然环境维持得尽可能干净。”

当然,谁都不想和成堆的垃圾相伴而眠,

更不想看到自己所珍视的地方被废物污染。

眼看户外一片狼藉,

他俩心痛得不敢再往下想,

如果再这样无止境的扔垃圾,

原来旖旎的景致会变成什么模样。

然而仅凭一己之力,

又无法控制污染的源头。

“我们为什么不能鼓励大家

也捡起自己沿途的垃圾呢?”

要想别人这么干,

最直接的方式是自己先身先士卒。

“你去别人家里不会在干净的地板上扔垃圾,

我们也不希望在风景优美的路上看到垃圾,

如果我俩把它们都清理完,

还大自然一个干净的环境,

应该就不会有人好意思再扔垃圾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两个小伙子

成立了名为Packing it out的公益项目,

就一起徒步捡垃圾去了。

两人抬着床垫在林间小路上走

的奇葩画风就是这么来的,

他们足足走了160几公里,抬了它好几天,

才为床垫找到了安置点。

  

在长途跋涉捡垃圾的苦旅中,

他俩总会找到一些乐趣。

看!我捡了一个瘪了的气球,

上面还有个大大的笑脸呢。

“你扛着一包垃圾不算啥,

我这头顶着铁桶,

脚下骑着一辆儿童自行车,酷吧?”

就这样,他们一边捡垃圾

一边着较劲儿。

旅行路上,俩人将自己捡垃圾的造型

或和形形色色垃圾的忘情自拍,

放到Facebook或ins上,

希望网友们看到他们Packing it out的举动,

在旅行时会自觉地将垃圾带走,

甚至和他们一样顺手捡起沿途的垃圾。

偶遇小伙伴,俩人还会拉上他们一块玩:

“嘿,这里这么多垃圾,

我们一起捡起来带走吧!”

4000多公里的太平洋屋脊步道,

穿越了两个国家的国界线,

虽说“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然而背着徒步装备和大量

垃圾连续暴走十几公里,

又累又脏,可想而知,

两人一路上历经的艰辛苦楚。

夕阳开始收敛起它的光芒,

夜幕缓缓在林子里落下,

他俩不得不停下脚步,

揉揉那双早已没有了知觉的双脚,

做做瑜伽缓解一身的疲累,

吃点随身带的干粮补充体力。

每天暴走几十公里,

磨损得破旧不堪的鞋子下,

是一双满是伤痕和茧子的脚,

新旧伤疤相互交织着,

红肿的脚趾缠上了一圈胶布,

鞋子也不知换了多少双。

翻过高山趟过河流,穿过深山老林,

让他俩吃惊的是,

每一处人烟都如此稀少,

但垃圾却是出奇的多。

食物包装纸、塑料袋、啤酒瓶都已经司空见惯,

它们比较小不占空间,

只要将其压扁了放进袋子里拎着

或绑到书包上带走就好。

然而,这只能是暂时性的。

随着垃圾越捡越多,

袋子很快就不够用了。

于是他们改用箱子来装,

起初用的是像保鲜钓箱似的胶箱,

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装着

他俩刚钓到的鱼呢。

没过多久,塑料箱子也容不下

他们捡来的垃圾了,

奥姆和保罗只好将它升级为

一个1米高的纸箱,

直接像背包一样背着走,

这画风活像一只行走的垃圾箱。

更无可奈何的事儿还在后头,

有些垃圾不仅个头很大还很重,

像灯罩、金属配件、反光板等,

他俩清理它们也要费一番劲儿,

纸箱也装不下了,

唯有用自己的帐篷包着走。

可更令人费解的是,

这些垃圾是怎么来到人迹罕至的

山林步道上的呢?

要问哪个地方的“战利品”最多

他俩会斩钉截铁的告诉你:

“洛杉矶外444英里的地方。”

出发之前他们就听过

这里垃圾成堆的传言,

没想到来了现场后,

发现果然“名不虚传”。

他们在这里花了两小时,

清理了126斤垃圾,

还有一个破碎的玻璃电视柜

和一辆塑料三轮车。

两个小伙子步行的这条步道,

从墨美到美加边境,跨过整个美国,

一路穿越高低海拔的沙漠、

原始森林和高寒地带,

历经4000多米的海拔变化。

体能和环境的艰险挑战,

让很多背包客都中途放弃,

还有人在穿越冰封的溪流时险些丧命。

无限风光在险峰,

要想领略到沿途让人叹为观止的风光,

就先要在土地上洒下苦涩的汗水。

他俩背负着捡来的垃圾,

在崎岖的路上走了几千公里,

经过了25个国家森林公园和7个国家公园。

皑皑雪山深邃峡谷、

高山湖泊断桥流水,

走在悬崖边缘的惊心动魄,

登上山脉顶峰的神采飞扬,

面对湛蓝深潭的宁静安然,

得赏如此美景,再苦再累都值得。

纵使带着一身垃圾,又脏又臭,

但一见到这些萌萌的小动物,

两颗心立马就被融化了。

在树丛捡到一个玻璃瓶,

咦?里面还有一只小鼠,

捡起一根树枝捅捅瓶口,

小可爱出来了,瓶子可以带走啦。

五个月后,他俩终于跨过了国界线,

途中共捡了720斤垃圾。

“我们将垃圾丢到垃圾站,

或寄给相关公司做回收再利用。

不过要说我们最希望的,

还是从源头上能够减少这类

不可降解制品的生产和使用。”

他们穿越国界线冒险捡垃圾留下的汗水,

终究没有白费。

在他们带动之下,

几百位小伙伴纷纷加入Packing it out行动,

齐齐徒步捡垃圾,

他俩不再是特立独行的了。

各家媒体都争相报道他们

改变世界的“壮举”,

户外运动衣、运动装备和有机食品公司

等都成了他们的品牌赞助商。

2016年夏天,一个赞助商在科罗拉多州

组织了一场清洁本地小道的活动,

大家都积极响应,

共同清理出了680斤垃圾。

其实这并不是他俩第一次徒步捡垃圾行动,

早在前年春天,

他们就跨越了全长3505公里的

阿巴拉契亚国家步道,

据说300万人中走完的只有1000人。

每天以天为盖地为庐的两人,

一路捡了1000斤垃圾。

穿越太平洋屋脊之后,

他俩再度回到这里,却惊喜的发现,

那些曾经布满垃圾的山道

如今整洁了许多。

他们的垃圾可没有白捡!

未来,奥姆和保罗的脚步仍在前行,

他们计划着跨岛旅行

到美国以外的地方捡垃圾。

  

 

 

鸡年古镇品名鸡



  

  名参十二宿,花入羽毛深。

  守信催朝日,能鸣送晓阴。

  峨冠装瑞玉,利爪削黄金。

  徒有稻梁感,何由报德音。

  ――唐·李寅《鸡》

  即将到来的农历丁酉年,为十二生肖中的鸡年。由于谐音,我国博大土地上的东南西北,民间过大年都有吃鸡的习俗,除了热心鸡的营养价值、特别滋味外,人们还希望能够讨一个口彩,因此以为原料的美食在这个年岁交接时期也更具人气。藏区小村结巴村的松茸炖藏鸡、运河古镇扬州街市里的叫花子鸡、茶马古道重镇平乐的宫保鸡丁、太行山中晋商大院里三八席上的香酥鸡,一道道鸡美食,不仅有着独特的风味,更是有着厚重的历史。这个鸡年,就让我们探访那些各具特色古村镇,寻味蕴藏在陈旧巷口、嘈杂路边的古味鸡美食!

  藏香鸡雪域高原结巴村

  名鸡小档案

  松茸炖藏鸡:藏香鸡切成小块,用西藏特有的手掌参、松茸、藏贝母、天麻、胡椒、枸杞等药材做汤底,用雪山上流下的纯净无污染的溪水炖煮,配有老豆腐、冬瓜片、大白菜、莴笋叶子最后涮锅。

  

  结巴村位于西藏林芝地区巴松措湖南岸凹地处,是工布江达藏族的聚集地。“结巴”藏语意为“遗忘”,和着美丽的山水,名字也颇有诗意,进入这里仿佛进入到了藏地里的桃花源般恍如隔世。沐浴于雪山与碧波之中的结巴村,晨日照下的田园、古树下的农舍、纯朴的村民与孩童,鸡鸣犬吠,袅袅炊烟,伴随着工布人劳动的声音如仙境般,美得醉人。在这里,很轻易的,便将世俗烦恼统统遗忘,路边邂逅的姑娘或许并不漂亮,却有着最朴实真诚的笑容。村子里有八十多户农家,随意推开一户人家,都会受到热情款待。屋内有火塘、石锅等,即可做饭,又可取暖。点的灯是吊在空中的高山松,烧的柴是品种非常好的青冈木,吃的是放养的藏香猪,有麦饼、松茸鸡、巴河鱼、青稞面、青稞酒。酒足饭饱之后,坐在开满格桑花的院子里,要一壶酥油茶,懒懒的在太阳下打个盹,哈哈,是不是很惬意?这不是梦想,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在结巴村就能享受到你所能想到的美妙生活。

  松茸炖藏香鸡是雪域高原名不虚传的特色菜。藏香鸡生长在海拔多米的高原上,在丛林里觅食生活,喝的是雪山矿泉水,吃的是虫草、雪莲等各种珍贵药材,肉质香嫩,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颇高。做为高海拔地区养禽业中的当家品种,有人这样形容藏香鸡:集草原鸡的自然,乌鸡的滋养,珍珠鸡的玲珑于一体,取之精华,集之大成,生长在世界脊梁上,是鸡界的珠穆朗玛。在一户叫白玛古茹的藏民家里,我们品尝到了原味的松茸炖藏鸡,主人将藏鸡和高原野生松茸一起用文火炖制,很快,一阵浓郁的香味就随着煮开的鸡汤飘逸出来,并逐渐弥漫整个房间。屋里人都禁不住伸长鼻子想把这香味儿使劲地吸进去。经过两个小时的熬煮后,鸡汤黄灿灿的,浓香中带着鸡肉本身的清甜,鸡肉吃起来细嫩且有弹性。这藏鸡到底有多好吃,还得您亲自尝过才知道。

  

  

  

  

  攻略:

  交通:结巴村位于工布江达县巴松措的湖边,自驾从拉萨出发,顺着川藏公路行至公里处的巴河镇三岔路口(或从八一镇驱车到达巴河镇),再北行余公里即可到达。

  住宿:体验原生态的民宿,可在结巴村投宿那里的村民家,有加措农家旅馆、多登家庭旅馆等。

  美食:藏香猪、松茸烧罐头、巴河鲇鱼、手掌参炖藏鸡、石锅鸡、山珍野菌等地道林芝美食,不仅味道鲜美,且营养价值极高。

  宫保鸡丁茶马古道平乐镇

  名鸡小档案

  宫保鸡丁:选用鸡肉为主料,花生米、黄瓜、辣椒等辅料烹制而成。辣中有甜,甜中有辣,鸡肉的鲜嫩配合花生的香脆,入口鲜辣酥香,红而不辣,辣而不猛,肉质滑脆。

  

  平乐古镇位于成都西南邛崃市境内,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名镇。早在公元前年的西汉就成为古代川南蜀道的交通枢纽及物资集散地,自古便有茶马古道第一镇、南丝绸之路的第一驿站的美誉,在今天的平乐,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历史的足迹——老榕树、白沫江、吊脚楼、青石街,千百年来古风古韵培育了古镇人田园诗般的山水情怀,孕育了别具韵味的古镇南国文化。古镇不大,宽窄不一的街道如同一根鱼骨一般,极其规整地沿白沫江东西两岸依次伸展开来,青石墁道的小街两边的房屋全是木制穿斗结构的二层店铺,青瓦木檐,高低错落,不用一片砖石。这些房屋虽然大多都是新近所建,却依然保持着古色古香的韵味,行走其间,仿佛穿越时光隧道,让你感觉到好像一下子穿越到年前的遥远的秦汉古代。散淡悠闲地坐在古树下打牌的茶客,街上踩着拖踏的步子来来往往的乡民,店铺里传来婉转悠扬的叫卖声,就着街上熙熙攘攘的游客,让你感觉到好像聆听着一曲光影陆离的古今时空交响曲,又好像品吮一杯千年的老酒,撩拨你的目光,陶醉了你的神经。走进古镇,沿街而建的一家家酒肆、旅馆、饭店,各家别具一格,却又是那么协调自然。随处可见奶汤面、宫保鸡、孙血旺的醒目招牌,就着漂荡在大街上空说不清的各种香味,引诱着你的口水,沟此着你肚里的馋虫,也提醒着你这些都是当地最美的美食。

  特别是正宗的川菜宫保鸡丁,更是入川不得不尝的古味。关于宫保鸡丁菜名的来历,在民间还流传着动人的故事。清咸丰年间四川总督丁宝桢微服私访,天近中午,已觉腹饥,突然闻到一股子香味从附近一农家院中飘出,于是信步走进院中,只见一中年汉子正在灶房内炒菜。喜爱烹调的丁总督连忙走上前问汉子炒的是何菜,汉子答道:“爆炒鸡丁”。汉子热情地让丁宝桢品尝一下,丁宝桢毫不客气地尝了一口,味道十分鲜美。这道菜令丁宝桢回味悠长,走时百般不舍,回府不久就遣人重金把汉子聘为家厨。后来他由于戍边御敌有功被朝廷封为太子少保,人称丁宫保,其家厨烹制的炒鸡丁,也被称为宫保鸡丁

  

  

  

  

  

  攻略:

  交通:成都新南门旅游车站每天有直达平乐古镇的专线旅游班车,车程约小时分。自驾从成温邛高速转邛名高速,在平乐互通下高速即到平乐古镇,全程97km.

  美食:宫保鸡丁、奶汤面、泡黄豆叉海椒、花楸贡茶,石磨豆花、老腊肉、笋子虫、叶儿粑等。

  住宿:平乐古镇区和景区都有非常方便的客栈,价格和卫生条件都不错,建议住在镇上,全方位地感受古镇的韵味。

  叫花鸡运河岸边扬州城

  名鸡小档案

  叫花鸡:这是一道历史悠久的江南名菜。做法是把加工好的鸡用泥土和荷叶包裹起好,用烘烤的方法制作出来,其色泽枣红明亮,芳香扑鼻,鸡香浓郁,板酥肉嫩,营养丰富,风味独特,是家宴野餐,馈赠亲友之上品。

  

  “烟花三月下扬州”,沿着运河来到“烟花”之地,唐代大诗人李白给我们描绘出了江南扬州的独特之美,其实扬州不仅是“烟花之地”,更是“美食之地”,扬州不仅仅是“三月”才下,一年四季都适合“下”。在古运河的东关码头岸边,保留着扬州城里最具有代表性的历史老街东关街。这条街以前不仅是扬州水陆交通要冲,而且是商业、手工业和宗教文化中心。从东关古渡口,穿过高大雄伟的东关门城楼,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就呈现在眼前了,路面上铺着整齐的青砖,两边是青砖黛瓦建成的老房子,高矮不一,有的是一层,有的是两层,每个房子的层檐下都挂着火红的灯笼,非常好看。一批老建筑、老字号还保留前先前的风格,有武当行宫,谢馥春,逸圃、长乐客栈、大清盐号、协泰行等。沿着街道往里走,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商品琳琅满目,有闻名全国的扬州三把刀、扬州漆器、扬州玉器,各种精美的小饰品,还有传统玩艺儿、工艺品数不胜数,吹糖人的、剪纸的、抖空竹的、抽陀螺的、滚铁环的,令人眼花缭乱;更有令人百吃不厌的扬州小吃、扬州酱菜等各种扬州特产,绝对是来了就不想离开的美食之地。来东关街游玩的人摩肩接踵,到处欢声一片,热闹非凡。

  东关街上,最著名的特色美食,要数名震江南的叫花鸡了,在一家叫花鸡小店前,店主现场挑选了一只刚出炉的叫花鸡,拿在手里,一股黄土的香味扑鼻而来,在一层一层剥去包裹着的泥土和荷叶后,一只色泽明亮、芳香扑鼻的叫花鸡映入眼帘,真是令人垂涎欲滴。叫花鸡经常出现在中国的故事小说里,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就有黄蓉给洪七公做叫花鸡的场景。传说中叫花鸡的做法来自民间,有一个叫花子偷鸡之后一无炊具二无调料三无煺毛的开水,他苦思良久,忽然灵机一动,便将鸡宰了,除去内脏,连毛一起裹上泥巴。他又找了一些枯树枝,点成一个火堆,将鸡放进火中煨烤,等到泥烧得干裂了,敲去泥壳,鸡毛也随着泥壳脱落下来,鸡是又香又烂,叫花子大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这一做法逐渐在穷苦百姓间普遍传开。话说到了清朝乾隆年间,皇帝微服私访,误入荒野,在肚子饿得“咕咕”叫时,有叫花子将叫花鸡送给他吃,乾隆当时困饿交加,觉得这鸡异常好吃。得了皇帝美誉,从此,“叫花鸡”登堂入室,美名远扬,流传至今。

  

  

  

  

  

 

 

 

富商耗重金建美丽绝伦花园却落得穷困客死异乡下场



 

 

  天还没亮就带着?胧的睡眼游览了建水古镇的朱家花园,对于建水这个地方的陌生不仅仅是单纯的不了解,而是闻所未闻。云南每回带给我的印象都是截然不同的。据说,建水就是古代的临安所在,这个小县满街的古建筑朴实得如同古装剧内的场景,行走在石板路上,每一步都是前人足迹,这里实在不适合走马观花,太多太多的历史值得咀嚼,太多太多的前尘逸事能深刻感知。

  我们到达朱家花园时,天还没全亮,当时大家都挺郁闷游花园为什么要起个大早,可是当进入这座如红楼梦内的大观园般诺大庭院时,一下子代入其中,清晨的安静让原本幽雅的庭院更显清雅,层出迭进的院子错落有致却井然有序,小姐绣楼虽然倩影无踪,却余香犹存。整座大宅的建筑考究得让人震撼,不亲临其境难以相信这样的古代豪宅竟出现在云南边陲之地

  追溯起这大宅子的家族起源可到明代,朱家先祖从湖南麻阳迁徙到云南建水,定居于西庄坝西高伍,于明末清初又移居到白家营村,并诞下两儿子分别名为子卿,永祜,数代一直以经营茶叶丝绸的小本生意为生。

  就在朱永祜出生不久,朱父在流寇之难”中去世,自此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朱永祜为人恭廉孝敬,又诚实谦和,因此虽家境清贫倒也安逸。到了朱永祜儿子朱广福一代,举家又迁到建水老马坊村,并开始盖房置业,家道中兴,朱广福更涉足锡矿业,购买矿山,兴建厂房成了滇南的锡矿业东家。

  朱永福出世后,其子孙朱成章、朱成藻兄弟(朱广福之子)及子侄朱朝琛、朱朝瑛、朱朝琼、朱朝瑾等两代人先后进入仕途,涉足官场,自此家业更兴旺,家族业务更开始走向国际,开设商贸进出口公司,贩卖锡锭和云南特产。光绪年间朱家已是滇南富绅,除了蒙自的总公司外,同时在香港,昆明,建水,河内设立了分公司,家道进入了全盛时期。

  而朱家花园就于此时开始兴建,当时的朱家最不乏就是财力,可因为园子规模大,设计也复杂,因此迟迟未能完工,就在建到一半时,朱朝瑛因涉及个旧起义被迫逃亡海外,直到宣统年间才重返故里,朱家花园才又重新修建。

  可这座美丽的园子并没能给将朱家的荣耀保留下来,仅在朱朝瑛的政治生涯中就曾被抄家数次,最后也随着朱朝瑛的政治生涯惨败而易主,但却见证了朱家的百年荣耀,几许浮沉,从农家到富贾最后家道中落,从辉煌到陨落仿佛一帘幽梦,曾经咤叱风云的朱朝瑛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收场。

  朱家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虽然很多地方已遭到破坏,但建筑主体仍然完好,经修复好重现当初的辉煌,而这个大家族的荣耀兴衰早已经被拍成电视剧集流传于世。

  当旭日徐徐升起,光影透窗入堂,阳光的温暖仿佛融化了这百年老宅的冷清,修复后的大宅镂金彩绘,染翰流丹如同全盛的往昔,除却只缺了少爷折扇摇,小姐步摇声。替之是骆驿不绝来自各方的游客如我们般,惊叹着惋惜着这曾尊荣一方的大家族淹没在历史更替的洪流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感叹蓄芳阁内的闺秀们精致却又郁闷的一生,锦衣玉食能否弥补狭隘的人生也未可知,与此相比,更享受世界的广袤,尽管露宿风餐,面迎骤雨狂风,能仰望星辰伴月悬空,能穿越高山河流,能蜗居简舍,能享受星级酒店奢华,那才是人生。

 

 

 

一次伟大的探险:无动力滑翔伞飞跃四姑娘山



 

?

  飞跃在6356米高空的体验

  2016年10月18日

  由TNF支持的中国滑翔者

  首次以无动力滑翔伞的方式

  挑战四姑娘山

  

  这支飞行队 在海拔3960米起飞

  越过四姑娘山大峰、二峰、三峰

  最终成功飞上6356米的幺妹峰之巅

  想成大神 就别怕天高地厚

  高海拔低温缺氧?

  

浓雾里方向难辨?

  

超强气流横冲直撞?

  

  很好 多次试飞失败后

  飞行队员的热情 真正开始熊熊燃烧!

  希望 要在绝望中寻

  坏天气前

  只剩最后机会!

  

  遭遇对流冲击的滑翔伞翼

  瞬间变形

  死亡!近在咫尺!

  

  “不要命”的回报是:

  在飞越顶峰的一瞬

  拥抱常人绝不敢想的畅快淋漓!

  创造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惊心动魄!

  

  预告片没看过瘾的

  年后将正式推出飞越幺妹峰记录片

  “人生最大的风险,就是从不冒险!”

  新的一年 如果没点儿突破

  还有什么意思?

  

  

  

 

 

实拍印度幸运者之墓 墓主一生好运 死法也令人称奇



  

  印度莫卧儿帝国皇帝胡马雍(Humayong)也被译作胡马云,是亚洲最富传奇的莫卧尔王朝奠基者巴布尔大帝之子,Humayong的含意是“幸运者”。托他老爸的福,这位性格软弱优柔寡断的国王在位时间长达26年,并于48岁时死于一场匪夷所思的意外。

  

  当年胡马雍被比哈尔邦的统治者瑟尔汗击败后逃亡伊朗,波斯国王借了一支大军给他复位,条件只有一个:要求他改信伊斯兰苏菲教派。因此胡马雍陵的建筑风格也是典型的伊斯兰教与印度教相结合。

  

  胡马雍复位后不到几个月就从书房楼梯上掉下来摔死了,年仅48岁。其实像这样没有经受病痛长期折磨的突然逝去也算是一种幸运。他的妻子贝克姆波斯王后主持建造陵墓,历时4年竣工。

  

  印度建筑技艺在莫卧儿帝国时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这座位于印度新德里东南郊的胡马雍陵也建得巧夺天工,成为印度乃至世界建筑史上的精品,1993年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胡马雍的名字与陵墓永世长存,这应当是他死后的幸运。

  

  与传统伊斯兰陵墓灰暗、阴冷的风格不同,胡马雍陵精细的红砂石镂花和四周墙壁上的拱型大门给人一种威严、宏伟而又端庄的感觉,陵墓四周有4座大门,上图是最著名的西门。

  

  台阶通向两侧高22米的八角形宫室,宫室上面各有两个圆顶八角形的凉亭,构成了典型的莫卧儿风格,据说世界最完美建筑泰姬陵也是仿照胡马雍陵建造的。

  

  墓室墙壁和拱门上皆雕有极为细密的古兰经文字和几何图形。

  

  两侧墓室放着莫卧儿王朝5个帝王的石棺。值得一提的是胡马雍13岁的儿子阿克巴继位后扩大并巩固了其祖父开创的疆土,成为莫卧儿王朝最伟大的君主。长眠在陵墓中的胡马雍如果知道这一切,一定会对自己的名字增添不少自信。

  

 

 

这老宅的门板竟能换一栋别墅?下回来它们还在吗?



  在云南红河之行中,数石屏,建水两处古城行程最为饱满深刻,先不说在云南边陲之地有如此汉风古建让人诧异,更惊讶的是来了云南这么多次,越发觉得对云南了解是如此浅薄。可能也因为如此,每每发现一新奇事物都如获至宝喜悦。

  石屏是云南红河之行最后一站,当正午到达郑营村时,这片有600多年的古村落精致得让人叹为观止。跟着当地地接穿梭在不经修饰的街道小巷子当中,每每会因为发现某家檐前的落藤蔓而止步,也会为某家老屋而忍不住闯进别人家中庭院,好不容易地接才把我们带到一家老宅前面,“陈氏民居”是清末进士陈鹤亭故居。

  鹤亭是云南的名气并不只在于他修建了云南第一条民营铁路,更主要他一生倡导兴学办学,心系教育,在石屏办了多家学校,培养了不少杰出人才。再者,陈进士为官清廉,禁娼反腐,并在护国战争中为国家筹集军响,鞠躬尽瘁。因此在他逝世后,人民为他兴建宗祠,修建铜像以供后人赡仰。

  陈家大院的气势让人心折,从进门开始就能感受到官家的考究,大户人家的三进四合院式建筑,从下院,中堂到上院一处比一处典雅贵气,向前的每一步惊喜愈发浓郁,原木门窗镂空雕花没半点过分奢华却精致了岁月古风。

  庭院四周木制阁楼丝毫没现沧桑之迹,仿如红楼梦现,青石地板一步一实在地把岁月硬生生地拖留停下,引导游人感知当年。恰好日照直投进入庭院中央,至身其中混然忘却身处何地何时,思绪只相随着每一格雕花去触摸往事前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人迹已渺,才不舍地拾步上阁楼,轻轻地走着每一步,慢慢地深陷在这所百年老宅中,陈进士家的诗书遗风如深深地沁入这里的每一根木料内。使得其清雅百年不减,随着岁月酝酿反而醇香。

  二层是小姐们的闺房,外飘的走廊木雕栏杆上镶嵌着长?,轻倚栏,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上飘浮的白云。白云的自由飘荡与大宅的古朴幽深对比是如此强烈,如此仰望天空能深刻感知着闺秀们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暇想。

  彩色琉璃窗花点缀着这座朴实而又华美的木制建筑,让深沉的色调增添几分明艳,在这里停留的分秒都如同阅读着古旧书卷。半丝的匆忙都恐怕亵渎了灵气。

  据地接解说,如今陈家宅每一梁一柱都价值千金,最昂贵的数下面几道雕花木门因为材质稀有,门板的市面价值能抵得上现在一栋别墅价格,整栋大宅如今已经价值几千万。可是古建筑的价值难以以金钱衡量,它除了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还见证也当时的建筑工艺,很多失传的工艺造就的精致是不可复制的。

  从陈宅的完好保护也能看出当地对其保护的细致,可是能意识到古建筑价值的人还是不多,古建破坏还是时有发生,人为的破坏盗窃,风吹雨打的侵蚀,这些美丽的建筑终将随着岁月慢慢消逝,文明不是看城市如何现代化,车上的名车有多少,而是一个城市甚至于一个国家的历史底蕴能否延续下去。每每看着欧洲的古老建筑千百年仍然屹立时不仅深思为什么在我们这里象神话般困难?